欢迎访问:777米奇影视 男人久久-777米奇影院久久√爱-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身心夺取

江州市一座办公楼的二楼,人们像往常一样默默埋首于自己的工作中,整个楼层中只有不断重复的敲打键盘声在回荡,直到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平静。

  「朱辰逸,你过来一下。」

  听到从那间标着经理助理的办公室中传出来的女声,所有人都不禁停下了手头上的活儿,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站起身的同事。

  虽然他们立马继续手上的工作,但显然都有些心不在焉,在朱辰逸走进办公室后,更是全都竖起耳朵,有意无意地往办公室那边凑。

  直到听到办公室里隐隐传出的责问声,所有人才不由松了口气,然后用更大的热情投入到无尽的工作中。

  「朱辰逸,你好好看看这部分企划书!我划红线的那里!你怎么搞出这种问题,之前有没有看过资料?」

  徐云芳确实非常生气,要是她今天没再仔细检查一遍,明天给客户做展示的时候可要出大麻烦了。虽然这个项目的单子不大,但是她绝不容忍这种污点发生在自己身上。

  从小到大,只要做一件事,徐云芳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不管是学习成绩,还是各类比赛,她的目标永远都只有第一名,所以在下个月的业绩考评上,她自然也要做到当之无愧的第一。而眼下,这里似乎有一个小小的阻碍。

  虽然被略显严厉的语气责问,但名叫朱辰逸的青年并没有退缩,而是认真地翻看桌子上的企划书。

  看完之后,朱辰逸表情略带踌躇,没有马上开口,但徐云芳可没有那个美国时间陪他耗在这里,「你说说看,怎么回事?」朱辰逸抬头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说:「徐助理,你当时开会的时候就是这么要求的啊。」

  听到这句话,徐云芳不由为之一愣,但立刻开口道:「好了,我不管这个问题你怎么搞出来的,今天把企划书改好放到我桌上。」朱辰逸面带难色地看了眼墙上的钟,上面的时针已经快走到四了,徐云芳自然知道这意味着对方要加班到很晚,不过那又怎么样,又不是不付加班费。

  「好了,你走吧。」

  看到朱辰逸离开办公室顺手关上门,徐云芳轻轻倒在办公椅上,用手揉了揉疲惫的额头。

  仔细想想,好像自己当初在会议上真的是这么说的,不过这个蠢货干嘛要这么清楚地说出来,指望自己道歉么?

  来这里半年多,自己这帮手下几斤几两,徐云芳自然一清二楚,朱辰逸在其中能力算不上特别优秀,但也是偏上的水准,然而业务成绩却算不得出彩,他这个人,好听点说是勤恳踏实,说难听点就是愚笨木讷,不知变通。做事诚诚恳恳虽然好,但是人际关系上这么搞就很有问题了。

  这个错她自然是不能认的,不管是感激还是道歉,永远都只存在于地位相同的群体当中,除非要搞什么礼贤下士的做秀。在这里,她在下属中的威严是第一重要的,其他事情必须要让道。

  不过也幸好朱辰逸不是那种乱嚼舌头的人,否则传出来一些风言风语,虽然没什么事,但面子上总是有点不好过。

  虽然有点对不起朱辰逸,但这件事只能让他负责到底了,大不了走之前跟王经理提几句,让他照顾一二,就算是补偿了。

  理清思绪,徐云芳也从工作一天的疲惫中缓了过来,继续埋首于明天客户的资料中。

  关上桌子上的电脑,徐云芳不由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眼手表,居然已经接近九点了。

  这倒不常见,毕竟徐云芳虽然热爱工作,但也不至于把宝贵的夜晚时光都奉献出去,只是今天快下班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格拉里跑出来一堆工作,让奉行『今日事,今日毕』的徐云芳只能再在办公室里继续坚守下去。

  收拾了一下,当徐云芳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不出意料地看到她麾下的所有人都还在自己的位置上。据她所知,其中只有朱辰逸是今天有任务在身,其他人纯粹都是自愿加班。

  靠近她办公室的一个青年看到徐云芳走出来,立刻开口道:「徐经理,这么晚才下班,工作辛苦了啊。」

  这个陈俊,徐云芳也是了解的,能力算不上多强,但人际关系那是弄得风生水起,也是他带头有意无意地省略掉徐云芳职位后面『助理』两个字。到了现在,也就朱辰逸这个傻愣还会在私下场合叫她『徐助理』。

  陈俊领了个头,办公室里一下掀起一片对『徐经理』的问候声,这势头可比她刚来的时候热情了不知道多少倍。

  徐云芳带着微笑一一点头回应,「大家工作也辛苦了,你们也别太晚了,注意休息。」

  「没事没事,为了公司,加班一会儿没什么的。」陈俊立刻大声说道,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徐云芳自然知道这些人在这里自愿加班一个晚上图的是什么,更加清楚自己要是再过5分钟回来,一个人也看不见,哦不对,朱辰逸大概还在位置上继续搞他的企划书。

  想到这里,徐云芳在路过朱辰逸的时候瞄了一眼他的进度,他是办公室里所有人中唯一一个还在专注工作的。

  很好,完成一大半了,这样的话,今晚应该能完成,明早自己还来得及再检查一遍,免得再出什么问题。

  在众人的『欢送』中,徐云芳走进电梯,虽然是二楼,但走楼梯还是有点掉档次不是么。

  想想自己刚来的时候,那帮人对自己这个毫无工作经验的上司的态度,徐云芳不禁露出一丝微笑,不是刚刚那种人前逢场作戏的微笑,而是真正的会心一笑。

  她刚来的时候,因为知道自己公司老板女儿的身份,这帮人对自己明面上也算热情,但背后就是另一套了,不知道这后头有多少自己两个哥哥的影子。不过等她从别的渠道放出消息,准备带两个人去总公司后,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不但表面上的阳奉阴违一扫而空,他们更是争先恐后地把其他暗地里埋着的绊子一个个挑出来挖掉,要不是这样,她想在业绩考评里取得个好成绩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这里面的『他们』并不包括某个木讷的家伙,朱辰逸那家伙倒是从头到尾都是那副样子,这一点虽然能给他加一些分,但徐云芳还不至于就因此而把他带去总公司。

  要知道,带过去的这两个人可都是她以后的班底成员,毕竟总公司的人她可不敢随便用,天知道她那两个愚蠢的哥哥在里面埋了多少钉子。要不是有这个考量,她又何必先到这种分公司来走基层呢,像哥哥那样直接在总公司找个职位还不容易么。

  不过这样在基层干个半年,对整个公司的架构和业务倒是有了更深的了解,更是察觉了不少隐藏的纰漏,也算有不小的收获,倒不至于说是浪费时间。

  所以这两个名额的人选还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的,虽然只剩下一个月了,但徐云芳还没完全定下来,像陈俊这种人,虽然没什么能力,但是应酬和拉关系都可以指望的上,在她的候选名单上也排得很靠前,而像朱辰逸这样的,虽然能力确实有,但看他为人处事的样子,感觉到了总公司实在靠不住。

  从办公楼的后门出来,徐云芳走上略显狭窄的街道。

  按徐云芳的身份,显然开车才更符合她的身份,事实上她也的确有辆车正停在办公楼的地下车库里。但刚刚她开车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出口处的自动刷卡装置居然坏了,而办公楼的保安貌似都下班了,至少地下车库是一个人都找不到。

  这里毕竟只是分公司,只占了这幢办公楼的两层,要是在总公司,也就是一个电话搞定的事情,但在这就得等待物业低效率的工作。

  之所以从后门走,多少也和其中耽误的时间有关系,徐云芳深知那帮下属的德行,虽然就这点时间,但等她到了一楼,肯定已经落在他们后面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但徐云芳也不想让自己的下属发现,这并不只是面子问题,更加关乎她的威严,要知道这帮下属中最小的一个也比她大三岁,想让他们对自己这个小姑娘服服帖帖,光靠从来没见过的大老板的女儿这个身份和出人头地的诱惑还是稍显不足。

  直接升到总公司可以少奋斗十年,但要是泡到自己这个老板女儿大概能少奋斗二十年吧,徐云芳不能让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一个殷勤的追求者虽然也不碍眼,但作为自己的下属就大大影响效率了。

  虽然维持这么个完美强硬的形象让她显得不是那么亲切,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再过一个月,这些人里绝大多数她都再也不会见第二面了,至于那两个作为班底成员的,以后有的是时间搞好关系。

  所以她选择从没什么人的后门离开,以避开那群下属。

  当然,徐云芳是不会承认这是逃避的,她有更好的理由,从后门走回家更近。

  作为公司大老板的女儿,徐云芳自然有很多特权,专门在公司边上的高档小区为她准备一个公寓也是其中之一。开车的话,5分钟就够了,但开车不得不绕点远路,抄近路的话,走路也差不多就只要这点时间。

  而公司的后门就连着这条近路。

  不过既然说了是近路,路况自然不能指望有多好,倒也不能算太狭窄,勉强还是能容下两车并行,但路面不但坑坑洼洼,还脏兮兮的,正常情况下,徐云芳是绝对不会踏足这种地方的。

  晚上9点,这样一条小道上除了徐云芳空无一人,与隔壁南京路的繁华形成了鲜明对比。

  身为一名女性,徐云芳的本能告诉她不要在这种地方驻足,但她一向对这种女性的本能嗤之以鼻,将其当作一种软弱的表现。

  身为家中的独女,徐云芳自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她却没像其他的富二代女孩那样沉溺其中。她不要别人的施舍和馈赠,她想要的东西自然会自己去争取,很难说这种要强的个性是怎么形成的,但这确实让她和同年龄段的女孩大不相同。

  她不愿意成为一个男人的附庸,长这么大,徐云芳甚至从没交过男朋友,也许她以后还是会嫁人,但那绝对不能是某个交易的筹码。她从小就明白别人永远是靠不上的,为了避免这种可能的未来,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强自己的实力。

  所以她才不顾家人的反对,只身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

  对于这样一个坚强的女性,走在这样一条小路上虽然会感到厌恶,但绝不会感到恐惧,也不准自己感到恐惧。

  于是她在小路上慢慢地走着,倒不是她不想快点,实在是路况不好,甚至一路上的路灯也有好些是坏的。

  一阵寒风吹过,不得不说十月末的江州已经有些冷了,徐云芳下意识地缩起身体,但立马又强迫自己挺直腰杆,她永远不会向对手示弱,哪怕对方只是一阵风。

  不过她还是不由庆幸自己没穿裙子,不然真要被冻着了。

  徐云芳虽然有着一个凌驾于男人之上的宏伟目标,但她的审美倒是和普通女孩差不多,衣柜里更是有好些漂亮的裙子,不过那种衣服她也就家里穿穿,从不穿到外面。对于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美丽女孩,男人们或许会显得殷勤并且绅士,但绝不会把对方当作一个值得信任的上司来看待,这是徐云芳绝对不能允许的。

  所以这半年间,她一直穿着正式的女士西装,不是那种高跟鞋套裙加黑丝的OL打扮,而是正正经经的西裤,反正徐云芳是不打算给那帮下属任何意淫自己的机会,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好好工作。

  就像之前说的,公司的后门离她所住的小区真的非常近,就算以这么慢的步行速度,还是很快就能远远看到小区的后门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徐云芳碰到了这条路上的第一个人。

  明灭不定的路灯下,一个带着的兜帽的男人向她踉踉跄跄地走过来,一股浓浓的酒气隔着老远就能闻到。

  徐云芳皱着眉头打量了下对方,按着这个势头他大概会径直撞到自己,虽然她从不允许自己妥协和退让,但面对一个酒鬼就另当别论了。

  徐云芳刻意地往左边走开几步,想要避开对方,然而那个酒鬼却似乎在两人快要交错而过的时候绊了下脚,整个人往右侧倒了下来。

  虽然徐云芳试图避开,但两个人的肩膀还是不免撞在一起。

  男人撞的这一下势大力沉,徐云芳做了些准备,也还是不免后退好几步,靠着来自尊严的力量,才勉强站着。

  还没等徐云芳开口,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男子就开始破口大骂,「臭婊子,怎么走路的!」

  男人的粗口顿时绝了徐云芳息事宁人的打算,撞她一下倒不算什么,毕竟不能跟一个酒鬼计较什么,但倒打一耙还骂自己『婊子』就是另一回事了。

  从小到大,她看见过不知道多少『婊子』在自己的父亲和两个哥哥身边打转,『婊子』,这可以说是徐云芳最厌恶的一群人,比她那两个花花公子的哥哥更厌恶。而现在,居然有一个人骂自己『婊子』。

  不过徐云芳倒也没打算和醉汉展开一场撕逼大战,被狗咬了一口难道要咬回去么?当然是去找人把狗抓走咯,这也是她现在打算做的。

  她倒没打算报警,主要是等警察过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徐云芳也不理会还在叫骂个不停的醉汉,径直就往前走,她知道作为高档小区,小区的保安还是很靠的住的,只要找到小区的后门驻守的保安,解决这个醉汉是再容易不过了。

  不过对方却没打算这么简单放她过去,徐云芳还没走几步,一只大手就牢牢按住她的右肩,「臭婊子,撞了老子还想逃。」「放开你的脏手。」徐云芳冷冷地说。她甚至看都没看一眼身后的醉汉,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已经皱了起来的西装。

  唉,这件衣服得丢了,还满喜欢的呢。

  大概被她目中无人的态度激怒了,醉汉这回没有说话,直接把徐云芳整个人扯了过来。

  完全没意料到对方真的敢动粗,徐云芳一下子愣住了,直到一只大手按住她的胸部才反应过来。

  被人这样骑到头上来,徐云芳就算教养再好也沉不住气了,然而在她打算破口大骂的时候,那只本来抓住她肩膀的手将她的嘴牢牢捂住。

  徐云芳感觉到按住自己胸部的那只手用力地捏了捏,接着就听到身后传来的一阵淫笑,「嘿嘿,臭婊子,奶子还蛮有料的嘛。既然不肯道歉,就用身子给大爷爽一爽吧。」

  徐云芳瞪大了眼睛,她这才明白对方想要干什么,心中升起一股从所未有的恐惧。

  到今天晚上为止,徐云芳一直以来的人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在那个谎言堆砌起来的世界里生活了太久,以至于她都忘了这个世界最真实的残酷模样。

  她奋力挣扎,却感觉男人的两只手臂跟铁箍似的,一丝一毫都挣脱不开。

  徐云芳用力地踢着双腿,却无济于事,她不仅挣脱不开,还被背后的醉汉一点点拖进边上阴森漆黑的小巷里。

  也许是挣扎起效果,一直捏着她胸部的手终于放开了,但还没等徐云芳再接再厉,一只重拳无声地轰在她的肚子上,让她痛得连叫喊的气力也没有,整个人感觉连气都喘不过来。

  一阵低吼在她的耳边响起,「再闹,就杀死你!」,醉汉的声音有些含糊,大概是酒喝多了,但其中的杀意却真真切切传来,徐云芳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甚至让她一时间忘了反抗,顺从地被拖进小巷深处。

  似乎感觉已经走了足够远,男子停下了脚步,把左手伸向徐云芳衣服的扣子。

  意识到对方的目的,徐云芳终于克服了死亡的恐惧,再次开始挣扎,虽然无法挣脱,但却也大大提高了解开她衣服的难度。

  男子终于失去了耐性,也不再试图解开扣子,而是抓住衣服使劲一扯。这件西装的质量倒是对得起它的价钱,就是这样也没扯破,但那些扣子却没这么好运了,直接崩了开来。

  似乎从中得到了提示,男子又用力扯开徐云芳里面的衬衣,身为最后防线的胸罩也难逃被撕开的命运。

  那件抵得上大部分人一个月工资的内衣被男子随手扔在地上。

  徐云芳似乎放弃了抵抗,放任男子大力地揉捏自己高耸的乳房。

  大概觉得她已经折腾不了什么了,男子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将她翻过身来压在墙上,自己则把脸凑到徐云芳丰满的乳房上。

  感受到舌头划过自己乳尖时,徐云芳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甚至想要放声尖叫,但她忍住了,现在绝不是好时机。

  徐云芳靠在墙上,默默忍受着男子的嘴和手在自己乳房上肆虐,即使男子用牙咬住自己的乳头狠狠拉扯的时候也紧闭住嘴巴,没有发出声音。

  男子似乎终于在她的乳房上发泄够了,脑袋慢慢往下移,在徐云芳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留下一连串吻痕。

  徐云芳还是没有反抗,因为男子不管多么沉溺于自己的身体,那只右手始终卡在她的脖子上,而她丝毫不愿意去试探这只手是否有能将她掐死的力气。

  男子的脑袋一路下沉,终于遇上了阻碍。作为一条对得起标价的西裤,它上面的扣子可不像衣服上面的那么容易被扯掉。

  男子用左手把弄了半天也搞不定,终于不耐烦了,他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不要乱动。」然后松开钳制住徐云芳喉咙的右手,专心去解开她的裤子。

  徐云芳没有立刻发难,因为她知道男子还没有失去戒心,直到男子因为解开扣子而放松的那一瞬间才骤然发力,用膝盖狠狠撞在男子的胸部上。

  那家伙硬生生受了这一下膝顶,不由得向后倒去。

  获得自由之后,徐云芳喘了口气,也没有制服歹徒的想法,而是拔腿就跑。

  她知道男子过不了多久就能恢复过来,自己虽然已经用尽全力,但一个女生又能有多少力气,而且自己本来是想要膝顶他的腹部,但因为没把握好距离,最后只是顶在胸口上。就算没学过打架,徐云芳也知道这种攻击根本没让对方受到什么伤害。

  小巷边上的几幢楼连一盏灯都没有亮,徐云芳也就绝了呼喊救命的念头,要知道挣扎了这么久,满身疲惫的她要是再喊上几句,那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跑了不知道多久,没多长的小巷很快就要到了头,徐云芳略松了口气,却没料到右脚这时突然绊到了地上的什么东西,直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虽然是侧身着地,没有直接摔到脑袋,但徐云芳还是晕了一小会儿,以至于她听到身后快速接近的脚步声时没能立刻做出反应。

  虽然离小巷的出口已经近在咫尺,但以她现在的情况,明显是不可能立刻起身跑出去了。徐云芳只能一边往前爬,一边试图高声呼救,指望小区保安能听到。

  「救……」来自黑暗中的一脚让徐云芳把剩下一个字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追上来的男子还不解气,继续用脚踢徐云芳的身体,口里还骂骂咧咧着不知道哪里的俚语。

  徐云芳不断发出痛呼,只能尽量蜷缩起身体,直到一脚踢在脑袋上让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徐云芳恢复意识,第一个感受就是疼,全身上下都疼,不仅是手臂,小腿,腹部,连头皮都隐隐作痛。

  直到她发现自己手臂被什么东西绑着而动弹不得的时候,才想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惊恐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小巷之中,只是似乎到了相当深的地方,巷子的两侧都只有隐隐约约的光亮,看不见尽头。

  她的手腕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铁丝绑在墙上的一根水管上,绑的人显然很用力,铁丝都掐进她的肉里,别说挣脱了,只是这样被绑着都生生地疼。

  一阵风吹过,其中的寒意仿佛要冻彻心扉。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一个念头在徐云芳的脑海闪过。

  她的意识这才彻底清醒过来,自己身上居然一丝不挂,不仅是被扯坏的衣服,连鞋袜都不见了。

  搞清楚自己的情况后,徐云芳不禁感到一阵绝望,她现在直接跪坐在小巷子肮脏的地上,手则被绑在墙上的水管,长这么大,她还从未遇到过如此无助的情况。

  既然自己被绑在这里,那个男人又在哪里?

  「臭婊子,醒了啊。」男子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让她的身体不由一阵颤抖。

  徐云芳想要答话,却发现嘴里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只能用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

  「嘿嘿,老子的内裤好吃么,臭婊子。」

  听到这句话,徐云芳的脸色不由发白,一想到嘴里的怪味的来源,她就一阵干呕,想要将其吐出来。

  但她刚把这个动作付诸行动,一脚就重重踢在她的屁股上,即便有厚厚的脂肪缓冲,还是让徐云芳一阵抽搐。

  「怎么?嫌弃老子的内裤么?」

  听到男子的呵斥,徐云芳不禁缩起身体,二十多年所受到的高等教育从来没告诉过她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她可以在以数额以百万计的商业谈判中面不改色,但此时却只能下意识地摇头以免再被毒打。

  「这就对了嘛,乖乖地呆那里,过会再收拾你。」男子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出声。

  徐云芳有些疑惑,打量了下四周,最终用眼角的余光发现了自己的手提包就在不远处的地上。记不清它什么时候掉的,可能是挣扎的时候吧,大概她昏倒之后被这个男子捡了过来。

  「哟,经理助理,徐云芳,还是个高级白领啊。」听到男子的话,徐云芳立刻明白对方正在翻看自己的钱包,里面放了几张自己的名片。

  「我看看,一……二……五,草,身上就500块钱,真是个穷鬼。」说完,他还把钱包扔在小巷的墙上。

  徐云芳很想告诉对方,他手上的钱就算翻十倍也买不起那只刚刚扔掉的钱包,至于里面的四张信用卡,每张的额度都在十万以上,只要他放了自己,这些全都归他了,然而男子却连一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嘿嘿,接下来,就该好好料理你了,臭婊子。」听到这句话,徐云芳感到一点点心安,因为这意味着对方还没对自己做什么,然而她同时还感受到了数以百倍计的恐惧,对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徐云芳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想吸引男子的注意,让她说一句话就可以了,她相信以自己的口才,肯定能够说服对方放了自己,如果要钱的话,多少钱都没问题。

  可惜男子完全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也丝毫不打算取出那团塞在她口中的内裤。

  她感受到男子的手在向她大腿间摸去。他想干什么?徐云芳不禁思考了一下,然后瞬间明白了其中的意义。

  做爱,性交,交配,sex,人类用各种各样的词汇来形容这种行为,然而本质毫无区别。在徐云芳看来,在这种行为中,女方毫无疑问是处于不平等的弱势的,不但主动权被掌握在男方手中,还要为最后的结果负责,毕竟男人可以随时拍屁股走人,女人却得花十个月时间把孩子生下来。所以一直以来,她既没有尝试过,也没有尝试的打算。

  停下,停下,多少钱都可以付给你,快给我停下,然而不管她脑子里是什么年头,最终从嘴里发出的只是不断响起的呜呜声。

  男子大概听得烦了,一巴掌重重地拍在她屁股上,「鬼叫什么,臭婊子,安静点,别扰了老子的兴致。」

  徐云芳最终还是屈服于暴力,默默地忍受男子将粗糙的手指伸进自己的私处。

  「哟,」男子突然发出惊喜的声音,「还是个雏儿,老子还没干过处女呢。」听到这句话,徐云芳这才对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了一点实感,自己的纯洁居然要在这样一个地方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夺走,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哽咽。

  「好了,别哼哼了,给老子站起来。」又是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不过这次用的力道要小不少。

  徐云芳乖乖按男子的要求站起来,因为手被牢牢得绑在水管上,她只能弯下腰,将屁股对着男子高高撅起,摆出一个可悲又可笑的姿势。

  徐云芳从自己分开的双腿间看过去,颠倒的视野中,男子蹲了下来,用手指分开她紧闭的蜜唇。

  女性最私密的地方第一次展露在他人眼前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徐云芳不由感到一阵恍惚,直到快门的咔擦声不断响起才意识到男子在做什么。

  他居然还要把那里拍下来!一阵怒火从徐云芳的心头升起,一时之间甚至盖过了所有的羞耻,悲哀,痛苦,绝望,然而怒火一瞬间就燃烧殆尽,留下的只有无尽的空虚。人为刀俎,为鱼肉,他想做什么,自己难道还有拒绝的余地么?

  弱肉强食,弱者失去一切,强者得到一切,这是她所奉行的商业法则,但徐云芳从不知道当这条法则套用在现实世界中时,居然是如此的残酷。

  对于这份屈辱,徐云芳默默地忍受下来,没有做出无意义的挣扎,她明白既然对方想拍,自己再怎么挣扎,也不过就是多挨几下打罢了。

  收起手机后,男子似乎不愿再继续忍耐下去,他站了起来,用力地掰开滑嫩的臀肉,也懒得做什么前戏,直接扶正肉棒的前端,一口气贯穿了女子股间狭窄细长的蜜壶。

  巨大的痛苦充斥了徐云芳所有的神经,她修长的脖颈伸直到极限,侧面的青筋更是显眼地凸起。

  她想要喊出自己的痛苦,可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噎在了喉咙深处,甚至不用那团内裤阻拦。

  这样的姿势僵持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她白嫩的大腿感受到一种粘稠的液体从娇嫩的蜜壶一路淌下,徐云芳整个人才软软地瘫倒。

  然而噩梦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才刚刚开始。

  男子扶住她撅起的美臀,然后开始了凶狠的撞击。

  徐云芳本来就靠着墙,在凶狠的撞击下,要不是用尽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将手臂伸直顶住水管,她的脑袋怕是要直接撞在墙上了。

  娇嫩蜜壶传来的胀痛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生平所有体验过的痛苦的总和,简直就像一把钝刀直接刺进了柔软的阴道深处,并且不断地来回搅动,插拔。

  野兽一样的淫暴,才不过持续了一会儿,就让徐云芳浑身泌出了一层油亮的汗水,要知道这可是寒风凛冽的深秋啊。

  她疼的连腰侧的肌肉都开始抽搐,一双脚似乎已经在不断的踢蹬中擦破。她只能更主动地把双腿分开一些,让被男子在她体内冲刺的肉棒磨肿的小穴能够稍稍轻松一点,即便如此,那痛楚还是一波强过一波。

  徐云芳疯狂地发出呜呜声,流出的口水甚至已经浸透了口中的布团,她用尽一切方式向男子传达她的痛苦,希望能得到些许的怜惜。

  然而男子却丝毫没有注意到似的,双手死死地捏着白皙的臀肉,伴随着啊啊的低吼,反而一下比一下用力。

  徐云芳感觉自己的下身好像被撕裂开来了,甚至连疼痛也在渐渐消失,留下的只有臀部中央那片区域的沉重和麻木。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徐云芳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浑身大汗淋漓的男子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肌肉猛然收紧,死死的压在女子被拍击到泛红的臀部上。

  直到一股有力的热流直接冲击在脆弱娇嫩的子宫口上时,徐云芳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即使早就知道最后会被射在里面,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她还是忍不住痛苦的扭动着腰肢,做出无意义的抵抗。

  些微的抵抗没能打搅男子的射精,足足过了好几秒,他绷紧的肌肉才一下子放松下来。

  男子压在徐云芳的背上喘息了一会儿,才把有些疲软的肉棒拉出来。

  男子的手一松开,徐云芳立刻跪倒在地上,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蜜穴究竟被摧残成了什么样子,但仅仅是看着流淌在地上的那一大摊混合着血丝的白色精浆,就知道那绝对不会是什么赏心悦目的模样。

  即便那根在她身体里肆虐的肉棒已经被拔出来了,她娇嫩的小穴还是只能感到麻木以及难过,好像其中依然戳着一根大棒。

  一时之间,小巷中只剩下男子粗重的呼吸声,直到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其中的平静。

  「喂,老张啊。」

  「什么,吃火锅?」

  「德胜路?嘿嘿,那算你好运,老哥我今天搞到一个好货色,就在附近,要不要来试试?」

  「去你的,才不是什么残花败柳,人家可是高级白领,我刚刚才给开苞呢。」「嘿嘿,果然感兴趣吧,放心,我知道你的口味,后面没动,留给你呢。」「恩,恩,钱?我们两个,谈什么钱,你路上给我买包烟就行了。」「红塔山?嘿,你还真上道啊,没问题。」

  「你问在哪里?越溪街你知道在哪里么?」

  「不知道啊,那你说你在具体哪,老哥来接你。」「行,那里我知道。红塔山先备好啊,你小子赖账的事情还少么。」男子挂掉电话,又用脚踢了下徐云芳的屁股,「你都听到了啊,乖乖地呆在这,等会儿我兄弟过来,你要是服侍得好,我就放你走。别想着逃跑,我可是有你的名片,到时候把你刚才的照片寄到你公司去,看你还怎么做人。」说完,他又用手机给她拍了几张照。

  然而不管他说什么,干什么,徐云芳只是一动不动地瘫倒在地上,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

  「妈的,昏过去了?」男子又试探性地踢了她一脚。

  见她还是没反应,男子也不管她,哼着莫名的小调就往左边走了。男子身影渐行渐远,最后甚至连脚步声也消失不见了,徐云芳还是静静地瘫在那里。

  过了许久,她突然打了个激灵,身体慢慢颤抖起来,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从脸颊上滑落,打湿了她的手臂上。

  徐云芳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哭泣是什么时候了,但肯定是很久很久以前,这十几年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她都没有流下过一滴眼泪,即使是之前被强暴疼得快晕倒的时候,她也强忍住没哭。然而此刻,积攒了二十年的泪水似乎一下溃坝了,汹涌而出,淹没了一切。

  她很清醒,她一直很清醒,所以她清楚地听见了男子说的话。

  一包烟,是的,徐云芳,这个天之骄女,褪去一切光环和身份后,也只值一包烟。

  如果只是这样,她也许还能勉强撑下去,但男子打完电话后对她说的那句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可以对男人对自己的侮辱一笑置之,但她不能容忍自己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居然下意识地想要乖乖听话,期待那个人遵守自己的诺言。

  过去十几年的坚持居然一晚上就被毁得干干净净,如果失去了这份坚持,徐云芳你还剩下什么?如果为了保住性命和名声,就把自己的身子乖乖献给男人,那与那些用身体换取金钱和权利的女人,自己最痛恨的『婊子』又有什么区别?

  徐云芳不断问自己这两个问题,归根结底,这只是一个问题,自己真的有为了这份坚持而牺牲性命的觉悟么,真的能够在赤裸裸的暴力下好不屈服么?

  即便到了最后,她也没找到那个答案,古人云舍生而取义,然而真的面对这个单选题,又有多少人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呢?

  活下去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自己的人生才刚刚起步,还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还有很宏伟的目标没有达成,这实在太具有诱惑力了,相比之下,强暴带来的疼痛似乎也不是那么难忍受了。

  然而在这里简单地屈服了真的没关系么?就算男人真的会遵守自己的诺言,自己能够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一切还会和原来一样么?她以后再要是遇到这种不合理的强权和逼迫,还能够坚持自己的立场么,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是自己么?

  仅仅是想象自己唯唯诺诺遵照他人命令的样子,徐云芳就觉得恶心得想吐,如果真的变成那样,那还不如死在这里算了。

  想到这里,徐云芳终于坚定了自己的意志,如果下定决心,死亡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

  世事艰辛,求死总是比求生要容易,以她现在身处的环境,想要逃脱确实难入登天,但想求一死还是可以的,不用什么咬舌自尽,只要使劲撞水管上那块棱角分明的螺帽就行了。

  徐云芳盯着水管,身体不禁僵硬。是的,只要重重撞一下,一切就都解脱了。

  然而她盯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有撞下去。

  不管有什么理想,

  不管有怎样的坚持,

  说一千道一万,

  徐云芳

  她还不想死。

  徐云芳再次瘫倒在地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软弱,这比遭受强暴对她的打击更加巨大。

  而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远远传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兄妹孽缘 下一篇:近的邪恶计划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